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丁方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丁方的高原情结

2014-03-25 10:58:1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杨卫
A-A+

  向上追求,是人的一种基本冲动。古老的《圣经》里就有一句箴言:“智慧人从生命的道上升、使他远离在下的阴间。”中国也有一则谚语:“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可以说,人类史就是一部向上的探寻史,由一些伟大时代创造的思想高峰,往往成了后世不断向上攀岩的精神参照与文化资源。比如古希腊之于欧洲的文艺复兴,比如先秦诸子对中华文明史的诸多影响等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也是一个向上自我超越的时代。由于门户再度开放,打破了过去自我封闭的文化圈,使当代中国人遭遇了强大的西方文化,并在自我传统文化逐渐衰微的背景下,陷于双层历史挤压的文化峡谷中,产生了出走的冲动与强烈的超越意识。丁方就是在这样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下脱颖而出的,是一位坚持在艺术中自我超越,为崇高生命与永恒价值而不懈追求的当代艺术家。

  追溯丁方的艺术历程,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创作起点,跟中国新时期的开放逻辑息息相关。早年的丁方,曾只身前往黄土高原追根求源,从中华文化的古老源头寻找艺术母语。那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艺坛经历了“伤痕美术”对“文革”的揭示与批判之后,正逐步转到更为深层次的文化反思与自我重建之中。丁方自觉地走出“文革”思维,向着蕴含了古老生命气息的黄土高原进发,与当时袁运生去西北考察,陈丹青赴西藏写生,以及尚扬黄河上游寻源等如出一辙,都是为了给中国新艺术注入一种新的表现力。在丁方早年的《艺术笔记》中,就明确提到过他要寻找的这种力量:“自然比我们之中的任何强者都要强。在那深沉、浑厚的原野、山脉与河流的拥围下,人们的衣褶、手臂的筋脉都打上了它们的烙印。尽管土地对人们是那样的苛刻,但却不曾有人背弃故土”。

  可以说,丁方在八十年代初的出走,是以更为深层的“寻根”方式,超越过去的文化樊篱,借大自然的原创力,为中国新艺术注入新的表现形式。当然,这种精神还乡,不仅只是丁方的个人追求,也是整个八十年代初的文化逻辑。正是因为时代逻辑的共演关系,使得丁方的艺术与当时的知青绘画不约而合,共同构成一股新的艺术思潮,也由此拉开了“乡土绘画”的帏幕。但是,丁方那时候的艺术,不能完全归于“乡土绘画”。因为大部分“乡土绘画”都是带有唯美主义倾向,表达了知青画家们返城之后对乡村的眷恋、失落,和痛苦纠结等复杂情绪。而丁方则不同,他当年画的那批陕北风情素描,豪迈粗犷,厚重凝炼,与其说是表现黄土高原的风土人情,不如说是从中吸收鲜活的生命内容与强劲的精神形态,以此来突破过去艺术表现的种种桎梏。指出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正是这种质的不同,奠定了丁方艺术的人文基调,使他的艺术在文化“寻根”的每一次递进中,都具有了精神超越的人文品质。

  从1983年底至1984年上半年,丁方相继完成了《收获》、《抗旱》、《纤夫》、《洪水》等首批具有代表性的油画作品。这是丁方将素描转换到油画布上的一些早期创作,也是他较早以象征主义手法来处理画面的有益尝试。在后来的《艺术笔记》中,丁方同样表述了他创作这批作品的意图:“这批作于1983年底的画虽取材于一般人民的劳作,但我却是把它们与我描绘山的作品平行看待的。我力图把山当作人来画;人物身上起伏的筋肉与山脊的起伏并无二致,正是这种人与土地深刻的同构关系,使我每每于静卧在大地上时便感到灵魂、无数灵魂的跳动与呼吸。”

  此时,“乡土绘画”正逐渐脱去原来的文化内涵,越来越向娇饰写实主义和风情画方向演变。丁方意识到了“乡土绘画”的这种褪变,开始为大地招魂,再次呼唤精神的力量,即是要与日益空洞的“乡土绘画”分道扬镳。不过,使丁方真正跳出“乡土风”,剥开自然景观的表象,而将画笔伸向历史文化更深层次的,还是他从1984年开始创作的《城》系列作品。对此,丁方自己又有过清楚的表述:“当我气喘咻咻地从谷底沿着陡壁攀援上失修的城基,小心翼翼地跃入城池;当我无数次独自地踯躅于残缺的城垣下,或步上城堡顶端,头枕着完好的城垛而陷入茫然;当我钻过城垣某个被遗忘的隐秘出口而返归陡峻的岸边,以重温那蓦见大河彼岸无尽的灿灿大地时的惊喜,一种说不出的历史苦味,贯穿于我所感受到的东方命运之中。似乎历史的过去、未来、现在都在这渺少的生命个体中被强烈地体验到了。”

  正是这种历史的苦味和对东方命运的忧患意识掺杂在一起,促使丁方试图以“城”来作为象征符号,反思中国的传统文化,从而将他的艺术向着更高哲学层次推进了一步。而丁方把艺术问题引向哲学问题的思考,也由此成为了‘85新潮美术运动的重要标志之一。

  客观来说,丁方的艺术在“85时期”走向哲学层次,后来越来越成为人类精神与伟大信仰的视觉注释,是时势使然。或者换句话说,丁方从《城》系列作品拉开对中国文化的反思;到《呼唤与诞生》和《剑形的意志》系列作品的出现,开始摆脱地域的局限,向人类生存的终极价值演变;再到《悲剧的力量》和《走向信仰》系列作品的产生,以自我净化,来聆听神灵的启示,聚集更加雄伟的精神力量……这一步一天地的迅速超越与升华,本身就是“85新潮”作为一场思想启蒙运动的产物。

  所谓“时势造英雄”。这是马克思关于杰出人物产生的观点。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也在《战争与和平》一书中说过:“伟大的领袖其实都是更大历史力量的产物。”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在西方现代文化的强大冲击之下,出现了一种深刻的自我反思与走向世界的强烈渴望,丁方置身于这样一个时代,以他痛苦的思想承担与激越的精神高扬,为中国新艺术开拓出一个人类文明的层次,亦是对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的一种价值提升。当时的美术批评界以“大灵魂”来概括丁方的艺术,应该说是比较贴切的。不过,接下来将“大灵魂”的崇高追求,与艺术表达的语言问题分离开来进行讨论,却是对“新潮美术”的一种自我消解。而这种分离和消解,似乎也预示了一场新潮美术运动半途而废,会随着后来时局的变化而时移势易,土崩瓦解。

  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现代艺术展》,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分水岭。丁方作为“85新潮”的代表艺术家参加了这个展览,并拿出了他《走向信仰》的一系列作品。耐人寻味的是,最后一幅题为《安息》的作品,一改丁方前面作品的激昂形象与英雄色彩,而是描绘了一个痛苦的伤者瘫倒在长袍圣者的臂挽中,奄奄一息地聆听他们为自己祈祷。整个画面带给人一种庄严、肃穆,而又悲壮哀婉的气氛,似乎也预示了即将发生的惨痛事件,为热血沸腾的八十年代划上了一个悲怆的句号。

  进入九十年代以后,中国当代艺术的潮流演变急转直下,不再继续八十年代的启蒙叙事与理想追求,而是受思想界“躲避崇高”(王蒙语)的影响,以某种解构的话语方式跳过悲哀的现实,继而改弦更张,转到向外求生存,开始了所谓“与世界对话”,争取所谓“国际身份”的征途。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丁方却逆流而上,坚持他的崇高理想与启蒙话语,体现了某种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殉道精神。这之后,他相继创作完成了《言成肉身》、《皈依之途》、《迷津》、《恳请降临之地》、《高原酷流》、《圣十字的群临》《骷髅》、《福音书》、《荒原之雪》、《忧叹之路》、《折羽的天使》、《神圣之城》、《救主的苦路》等等一大批作品。单从这些作品的标题来看,我们便能了解丁方当时的精神状态与艺术追求,大有一种“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屈原语)的悲壮与苍凉。

  当然,丁方当年的一意孤行,并非空中楼阁,也不是拒绝自己的时代。相反,他是希望能够把自己所处的这个时代,纳入到更大的历史线索中考量,进而通过自己的阅读和思考,以及不断行走的“朝圣之路”(丁方语),从历史的纵深与文明的结构中,去吸收精神养分,发现艺术灵感,最终酝酿出一种治愈伤痕、拯救现实的文化方案。

  新世纪以来,丁方在完成了中国西北高原的若干次穿行之后,也开始踏出国门,将视野转向世界各地。但与许多中国当代艺术家走出国门不同,丁方到世界各地的行走,不是为了去争取什么“国际身份”,而是深入到各种文明生成的内部,将过去的阅读经验转换成生命经验,进而通过这些生命经验的再次升华,更为整体地关照我们的生存现实。他的“元风景”系列作品,就是在多次走完了中国西部、南亚和地中海地区,以及欧美等多个国家之后,通过对各种文明的比较,抽象出来的一种画面形态,是丁方整体认识观的一种呈现。

  实际上,“元风景”不是丁方艺术作品的标题,而是他对自己在新世纪以来所创作的一系列风景作品的理论概括。“元”是世界统一的基础,是世界的组织细胞,和世界的具体存在与表现形式,在哲学解释上具有很强的“形而上学”意味。丁方以“元风景”来命名自己这一阶段的创作,显然带有回归语言的倾向,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如何将原初生涩的观念化为具体的艺术语言”。所以,在“元风景”系列作品中,过去那些符号化的图式不见了,取而代之是语言的纯化,是借助“风景”这个题材,来丰富语言的表现层次,增强语言的表现力度。对此,丁方一方面深入研究西方绘画的透明画法,通过行走真正领悟了这种透明画法与欧美的地貌、风情、生存、信仰,甚至日常器皿之间的深刻联系;另一方面他又追溯中国古人画山水的境界,同样是在行走过程中慢慢体悟,理解了“搜尽奇峰打草稿”、“沟壑全然在胸中”等论述,以及皴法等各种表现手法的产生,实际上都是基于肉身经验的某种升华。最终,丁方将自己的行走经验,与东西文化的不同认识综合起来,再通过思想的过滤与沉淀,凝结而成了一种既有物质感,又有精神性的独特语言。

  “回到文艺复兴”系列作品,就是丁方在“元风景”系列作品之后,经过语言的锤炼,再次针对现实和精神问题进行的某种表态;是丁方用具体的造型语言和表现手段,重塑出一个逝去的伟大时代,来为今天这个日益平面化的现实拓展想象空间,提供精神参照。

  在这批作品中,丁方以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为对象,复原了当时的不少图像。有意思的是丁方的表现方式,除了一部分油画作品运用他研究出来的透明画法,还原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像之外,更多则是采用中国绘画的笔墨与宣纸,通过语言的全新嫁接,以文艺复兴时期的图像为基础,来发展中国艺术的表现力。为此,丁方追索魏晋时代的“蚕茧纸、鼠须笔”材质,自己研制了一种特殊的宣纸,其特点就是硬朗、强韧。同时,他的作画方式也有了重大差异,即不再是伏案作画,而是站立执笔,无论是画面完成的效果,还是作画时的精神状态,诸如精、气、神的调度等等,都在向汉代石刻、竹简、壁画等硬派风格回归。

  实际上,中国传统绘画的演变,与工具和材料的发展有很大关系。唐末高足椅的出现,导致了写字作画方式的改变,即由原来的站立变成了伏案;而元明以后出现的写意与泼墨等技法,某种程度上所依赖的,正是日趋精湛的宣纸制造技术。但是,也恰恰是这些工具与材料的不断完善,在使中国绘画得以发展的同时,也越来越疏离早先的明朗、刚健等精神气质,向所谓“枯、寂、玄、淡”的画境衰变。而这,正是自“康梁变法”,尤其是“五四”运动以来,被新文化所扬弃的一些内容。新时期的中国艺术史逻辑,就是要重新回到“五四”的文化起点,为开放的中国社会寻找文化振兴的精神力量。丁方无疑是贯穿于这个文化逻辑中的重要代表,也是自始至终围绕着这个大时代命题进行思考,不断创作的艺术家。

  从早年只身前往黄土高原“寻根”,到后来走上“一个人的文艺复兴”,丁方在自我艺术人生的不断超越中,至少跨越了这样三个阶段,即从自我走向民族历史的纵深;再从民族历史的纵深走向世界历史的纵深;继而又从广袤的世界历史回到现实中的自我。在这三个层次的递进中,丁方一边行走,一边将行走的生命经验与思想积累转换成“精神艺术”(丁方语),不仅为当代现实拓展了垂直的精神向度,更重要的是为这个时代提供了一种深度思想的语言样本。这就像他后来用水墨表现的这批文艺复兴时期的图像作品,通过对欧洲文艺复兴的形象追溯,来激活中国艺术的表现语言,使日渐柔弱的笔墨和宣纸,在一种人类向上力的牵引之下重新焕发出了冉冉生机一样。至此,丁方不仅愈合了“新潮美术”时期留下的伤口,将语言问题与灵魂问题统一起来,延伸了八十年代未尽的话题;而且通过复原一些古法和材料,还为我们拓展了历史的空间,将我们引向了中华文明衰微之前,即汉唐精神,乃至先秦气度的无限追忆与畅想之中……

  海德格尔在《关于人道主义的书信》中说过:“语言乃存在之家”。这作为语言学转向的一个重要标志,表明了只有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才是真实可靠的,否则,就是虚无,就是黑暗。所以,当代思想家和艺术家都特别注重语言本体的思考,丁方也不例外。他笃志好学,博览群书,且不停地行走于苍茫大地,为的就是要从高古的历史与神圣的大自然中获得启迪,以增加自己的语言能量,使其能在黑暗中发出光彩,去照亮那些未知的世界。这就是丁方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目的,也是他在艺术中坚持崇高理想、不断向上追求的意义。而丁方后来走向“一个人的文艺复兴”,则是进一步确认自身,并更加明确自己的语言方向,那就是向着欧洲文艺复兴的高峰看齐,即便是整个社会都已经坍塌,也要继续自己的“朝圣之路”,一个人去完成这个时代的文艺复兴。

注:引用丁方的语言部分均出自他不同时期的文章和对话。

2014.2.20于通州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丁方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